船长星球

你一定见过我,遨游七海,穿越繁星,在你最美的梦里采摘艾萨兰萨,用作狂欢节的花。
你一定见过我,帷幕之后,巨龙翱翔,在你手中的利刃上跳一支弗朗明哥,当成下一次冒险的开场
你一定见过我,子弹离膛,噩梦醒来。世间没有死亡

瘟疫铁鸦号:蔚海双雄(2)

加勒比海盗AU,全年龄向,R76R


Chapter 1


莫里森以噶最讨厌的姿态出现了- -


Chapter 2


杰西站在一块木板上,那木板两头用麻绳吊着,伸出船体,下面就是碧蓝大海。杰西站在那儿,站在晃悠的木板上,他赤着脚,脚底能感觉到木板粗糙的纹理。太阳热烘烘的,晒得人头晕。杰西眯着眼,盯着面前的人。

源氏也站在木板上,一副如履平地的样子。

这俩人只有半身的距离。因为木板的长度就那么点。

众目睽睽之下,大副拿着一口锅和一个锅铲。

“预备!”

咣——!

锅被锅铲敲响的瞬间,杰西怪叫着扑向源氏。

两人同时举起了武器,两把铁勺。

铁勺交叉在一起,发出金属碰撞之声,甲板上掀起如浪的叫好。

“不想死就退开!”杰西张牙舞爪,试图恐吓对手。然而红色眼睛的东方人压根不吃这一套,长铁勺在他手里犹如活蛇。他手腕一翻,勺柄捅向杰西的下盘。

杰西慌忙躲避,木板摇晃起来,险象环生。他被逼到木板边缘,仅凭一只手抓住麻绳,整个人悬空在外。

源氏的铁勺杀到,直指杰西咽喉。

阵阵惊呼下,杰西突然使出了绝招,他一脚蹬开木板,整块木板打起转来。纵然源氏平衡再好,也踉跄了一下。

就在这档口,杰西扑向源氏。木板狭窄,没处可躲。两人扭打了两个回合,一齐掉了下去。

扑通,扑通。

甲板上安静了一个心跳的时间,突然爆发出阵阵大笑。

“我就知道这小子很能打!”有人说。

“他完了。源氏会趁他睡觉切他的脚趾。”还有人讲。

大副叹了口气:“平局。”

两人脑袋露出水面,划拉了几下,抓住了侧舷上的绳梯。等这俩人一前一后回到甲板上。“你们两个,今天开始去厨房帮工,一人一周。”

红眼睛的东方人什么都没说,行了个礼就走了。杰西在原地抗议:“是我占上风啊?”

甲板上人们渐渐散去,各自干活。“你俩都掉水里了。”大副说,“这是规矩。”

“那下次我把自己捆在木板上好了?这什么烂规矩?”

“你对铁鸦号上的规矩有什么意见?”大副是个中年胖子,手指跟香肠一样粗。他开始用粗香肠般的手指戳杰西的额头。

“我以为这船会更——”杰西发现自己读书太少,这会儿居然想不出精准的形容词。

“更阴森恐怖?更神秘疯狂?”大副替他补全了。

“阴森恐怖无益身心健康,神秘疯狂也是。”大副说,“在干活的时候让别人这么认为就可以了。私下里还这样,累不累?”

 “光治好这群家伙的晕血症就让头儿花了不少心思,要是平日里还搞些血腥恐怖的玩意,大伙非抑郁了不可。”

“什、什么晕血症?”

“杀人越货总要见点血吧?”

“…………你也承认你们干的是杀人越货勾当了!”

“废话。铁鸦号是海盗船,不是修道院。”大副说。

关于大海的古怪传闻有很多,瘟疫铁鸦号就是其中一个。传说她深色皮肤的船长用自己的心肝和海神做了交易,让自己的一度沉没的船重新从海底回来。船上死于瘟疫的船员都化身成了黑色的鸟,但凡在天边看到一群鸟盘踞着的黑色大船,所有的商旅都要远远避开,生怕被瘟疫铁鸦看上,变成海底的亡魂。

她的船员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鬼,百里挑一的好手。没有能在瘟疫铁鸦号的攻击下存活,更别提船长的的魔法——那只铁铸的怪鸟,翅膀是利刃,能将人彻底撕碎。

“那船长的鸟呢?那一定是邪恶魔法了吧?”

“它叫‘小中指’,比起杀人,它的看家本事是————”大副说。

船舷边上有人起哄,一条青蓝色的大鱼从天而降,就被扔到了甲板上。那怪鸟一副得胜将军姿态,降落在船舷上开始梳理羽毛。

“嗯,今晚吃鱼。”大副拍了拍杰西的肩膀。

现在杰西对传说是一个字都不相信了。

莱耶斯在船长室里头。船艉楼里的一间大屋子,桌子后边有一排窗户,窗户下面还有飘窗,搁了乱七八糟的玩意。只要航行的角度合适,船长室里总是阳光满溢,照得左边那面墙壁上的标本骨架们都洋溢着活力。

那个从天堂号找到的箱子就搁在桌上,箱口大开,显露出里面的东西。

那是一个三十公分长,颇有厚度的长方形盒子。盒子的材质很像某种石料,表面呈现青灰色,有人工雕刻的痕迹。仔细辨认的话,整个盒子的表面被暗纹分割成很多几何图形,在繁复的几何图形中间,是一张女人的面孔。

女人闭着眼睛,整张脸毫无生气。盯得久了,内心会升起不舒服的感觉。因为这是一张死人面相。

死去的女人脸镶嵌在盒子中间。莱耶斯摸过盒子边缘,碰触到暗纹分割之下的某个部分时,那部分居然向盒子内部嵌了进去。紧接着——

莱耶斯眼明手快地跳了起来。

大副推开船长室的门。“头儿,甲板决斗完事了。和你估摸得差不多——”大副还想说什么,却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噎住。

船长的椅子被几百支短箭给扎成了仙人掌。那个盒子大喇喇地躺在桌子上。船长不知去向。大副抬头看,发现船长攀在房顶上。

“你该敲门的。”莱耶斯说。

“……真是抱歉。”大副由衷地说,脱下帽子在手里捏了几下。莱耶斯从房顶上跳下来,他抽出佩刀,胳膊尽量伸长,用刀尖合上了皮箱。

“棘手的玩意。”莱耶斯说,“也许我该卖掉它。”

“无比同意,头儿。”大副说。

“去找那个人。”莱耶斯把皮箱扣好,放进桌子下面。

“是要改变航向吗?”大副确认了一遍。莱耶斯点点头,他想坐下,却发现椅子已经废了。“找人来拔了这些箭。”他补充说明,然后走了出去。

船长来到甲板上了,大副把命令给传下去。整艘船都开始动起来,风帆,船舵。瘟疫铁鸦号在一望无际的碧海上,匀速转了一个方向。

杰西一边干活一边偷瞄着那个深色皮肤的男人。在天堂号上他已经见过,那家伙从黑夜中出现,看起来像个高傲的国王。

这会儿国王出现在甲板上,船员们都冲他行礼,然后卖力做着活计。

铁鸦号乘风破浪起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瞭望手突然喊了一声:

“船!九点钟方向!”

蓝天白云下,一艘清晰可见的船影进入了视线。

莱耶斯大步走向船头,掏出望远镜。透镜里头可以看清来船高挑的三根桅杆,黄黑侧舷涂装,炮门排列整齐。

莱耶斯收起望远镜,冷笑一声。“准备开战。”

大副听清了,他扭头大喊:“全船准备!炮手下甲板!准备作战!”

高耸的三根桅杆上飘扬着英格兰国旗,比起武装商船来,这艘船狭长又锋利,十足的军舰风格。船艉楼低矮但实用,三排炮门全都从上到下依次打开着。船首像是一头奔腾的独角兽,独角反射着太阳的光辉。

船头站着一个金发男人。他穿着深蓝色的海军制服,肩章上的流苏和他的头发同色。他接过副官递来的望远镜,朝正前方看。

视野里出现的那条船,三根桅杆,船身漆黑,帆却是血红色。真是故弄玄虚的勾当。此刻她正扯起了船尾的纵帆,又把横帆都转了个向。那可不是逃跑的姿态。

嗯哼。有种。

金发男人露出可媲美阳光的笑容:“全速前进,击沉她。”

杰西抓着索具,努力绑上既定位置。这会儿铁鸦号的所有风帆都垂直了,看起来船像是静止了一般。但杰西知道,她在抢风。船尾的纵帆,在风力的作用下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舵。铁鸦号破开海浪,以恐怖的速度转过方向。风重新灌满了帆,她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
“紧张不?”有人问杰西,“别紧张,阴间都是容易紧张的人。”

“我可没紧张。”杰西强做镇静,“那船什么来头?”

那人露出一口烂牙,笑得比鬼还难看。“是海军,英国佬,头儿的老对手。”

“…………咱们不逃跑吗?”杰西有点沉不住气了。

“没人跑得过 ‘海上屠夫’圣少女号——”对方像是在说一件特别值得夸耀的事情,“瞧瞧这娘们,炮门都打开了咧!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也许传说还是有点说对了,这船上确实都不是什么正常人。

天公很作美,风力一直在增强。两艘船都张了满帆,几乎同时抵达有效炮击范围。

首轮炮击谁都没占上便宜。半公里的海域开外,双方兜兜转转,仿佛在寻找对方弱点的两个女剑客。

这个时候,圣少女号发出了信号,那多半是一面可以折射光线镜子。闪烁几次之后,铁鸦号的瞭望手开了腔:“头儿,对方说‘脱下你的裤子投降’。”

“告诉他,‘不想受苦就给自己一枪’”莱耶斯脸色一沉。

过了一会儿。

“头儿!圣少女号没有回复,它向我们冲来了!”

“调整船头!”船长说,“接舷准备。”

 

“长官,真的要接舷?”副官对金发男人说。

“对~”金发男人快活地说,“让小伙子们准备好~”

下一轮炮击袭来。双方的炮弹在两船之间的海域飞来横去。圣少女号要比铁鸦号快一点点,炮弹飞上甲板,砸断了两根护栏。

一颗炮弹就砸在杰西脚边,砸出了一个坑,滚进二层甲板。杰西听到下层的人大呼小叫,八成是被炮弹给砸坏了脚趾。

但对方也没占尽优势,铁鸦号的火炮虽然更难倒腾开,但炮弹更重更大。只要一发就够对方好受。

圣少女号占据有利位置,然而阳光眷顾的是铁鸦号。碧波大海上,两艘船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。

 

杰西已经能看到对方甲板上的海军士兵了。一口烂牙的水手抽走杰西手里的铁勺,换上一把刀。

就听着一阵巨响。两艘船擦在了一起。刹那间,双方人马扑向彼此。

杰西看到那个叫源氏的东方人冲在最前头,后面跟着其他亡命徒。根本没有战线可言,铁鸦号的甲板、圣少女号的甲板,所有人都搅在一起厮杀。

杰西在刀光剑影里寻找对手。可没什么人对上他,大伙都忙着,就他一个落了单。他冲过去想帮烂牙的忙,但后者和一个海军士兵扭打在一块儿,压根没有他能帮忙的角度。然而在这样的场合里,提着刀晃悠也太不像话了。杰西思考了几秒钟,只得摆出一副要与那不存在的对手决一死战的架势,怒吼狂奔地冲向船尾,然后再依样画葫芦地冲回来。

莱耶斯的刀尖刺中敌人,推开,好让他们把路让出来,他像旋风一般卷过甲板,冲远处的一个金发男人吼道:“啊哈,杰克莫里森!你这个没种的娘们!”

那个金发男人有一对蓝色眼睛,他站在桅杆的高台上,居高临下,挺剑就刺。

“得有人教教你礼貌!”他说。

“你以为这样就能逮到我,嗯?”莱耶斯跳上高台,两人立刻斗到一起。

 “你的好运到今天就结束了!”蓝眼睛的金发恶魔说。

“我看不见得。”

“你总是盲目自信。”

刀剑相击,分开,再相击。两个人绕着桅杆,卯足了劲想把对方捅个窟窿。然而势均力敌的剑技让这件事变得很难。

 

这个时候,天色突然变了。阳光失去踪影,风徒然增大。海天连线的地方变得模糊又阴沉,一片巨大的暗云翻滚着接近。“不速之客。”黑皮肤男人说。

“看起来是场挺厉害的暴风雨。”金发男人显得很镇静,“你怕了?”

“你觉得呢?”莱耶斯的一剑划过金发男人所站的位置,后者向后跳了半步。

“就算暴风雨也不能阻止咱们分胜负,对吧?”金发男人灵活走位,攻其下盘。

“哼哼。”莱耶斯说。

风越来越急,暗云笼罩而来。雨点的先遣部队已经驾到。

这个时候,莱耶斯突然一发佯攻,然后跳下高台狂奔。

“这就想跑?”金发男人紧追不放。

“白痴才会在暴风雨里死磕!”莱耶斯说,“撤退!撤退!”他一路喊着,逃向自己的船。

铁鸦号的水手们反应很快,退潮一般撤了回去。“怎么着!你那艘小破船看到暴风雨是不是想找个靠谱的大船挂靠一下?”莱耶斯砍断最后一根钩索,冲圣少女号上的金发军官说。

在海浪和风力的作用下,两艘船逐渐远离。风越来越大了,水手们忙不迭地收帆,一刻也不敢怠慢。

谁也没发现,那个从天堂号上捞来的年轻人杰西不见了。

 

当杰西意识到自己错过撤退信号的时候,已经太晚了。

他往包围住自己的人墙缝隙里瞅了一眼,只看见逃之夭夭,速度飞快的铁鸦号的背影,已经在海天连线处化为了一个黑点。

而周围,那些穿着新旧制服的海军们,全都盯着他。此刻他恨不得自己突然能变成个臭虫,逃进甲板缝里。

人群分开,走进来一个人。他有一头金发,一对湛蓝眼睛。看起来是个好人,但那微笑下头藏着什么不好的东西,就像是水底下的恶魔。雨点打在“恶魔”额头,弄湿了他的金发。

 “你现在在想什么?”他问杰西。

“最好有个雷能劈了铁鸦号的桅杆。”杰西说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待续

评论(25)
热度(145)

© 船长星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