船长星球

你一定见过我,遨游七海,穿越繁星,在你最美的梦里采摘艾萨兰萨,用作狂欢节的花。
你一定见过我,帷幕之后,巨龙翱翔,在你手中的利刃上跳一支弗朗明哥,当成下一次冒险的开场
你一定见过我,子弹离膛,噩梦醒来。世间没有死亡

瘟疫铁鸦号:蔚海双雄(4)

加勒比海盗AU,全年龄向,R76R

Chapter1

Chapter2

Chapter3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pter 4

圣少女号起航了。她原本船首像的位置现在捆着一个男人。杰克莫里森被捆得结结实实,吊在船首像的位置。

“有这个东西的保佑,我们一定会顺风顺水。”莱耶斯如今成了圣少女号的临时代理船长,他指着杰克说。

没有人有异议,虽然大家觉得“这个东西”一定会招来厄运。毕竟没有鲨鱼会用虎鲸做船首像。海盗是鲨鱼,那杰克莫里森就是专吃鲨鱼心肝的虎鲸。

事情就是如此,虽然瘟疫铁鸦号被开走了,并且始作俑者死活不肯说出船的下落,于是莱耶斯只有勉为其难登上圣少女号。

事实上,从街头打架开始,莱耶斯身边那个叫做源氏的年轻人就不见了。

杰克莫里森很诧异他的船怎么还停在港口,然后那个年轻人就在船头露了脸。“你以为我看到你跑去酒馆就什么事情都没做吗?”莱耶斯说。

“我不想在这种方面都和你想到一块去了。”杰克莫里森干巴巴地说。

“事实就是想到一块去了!快走!”莱耶斯拿枪捅了捅他。

圣少女号是一艘漂亮狭长的战舰,三层甲板,整齐的黄黑涂装,船底刷的是白料。莱耶斯不禁想,海军委员会给这小子的待遇可真好。要知道白料可是贵得很,这玩意涂在船底能管一年,藤壶完全长不上去。难怪这艘小娘们快如闪电。

莱耶斯踱到船长室翻看航海日志和其他东西。圣少女号的船长室几乎没有任何船长,也就是莫里森的私人物品。能想到这个以追杀海盗为乐的蓝眼睛恶魔的私人生活有多简单,那一准是因为所有的乐趣都用在了追杀海盗身上了。

他翻开航海日志,扉页上写着一句话:

我不会对海盗赶尽杀绝的,因为如果世界上再没有海盗,我就要失业了。——杰克·莫里森

…………这个混账。

过了一会,大副敲门进来。

“怎么了?”莱耶斯问。

“头儿,……大伙都快受不了了。”大副说。

莱耶斯走出船长室,刚踩上甲板就听见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,那个绑在船头的男人正在引吭高歌。而莱耶斯的手下都在捂着耳朵干活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一曲毕,杰克莫里森意犹未尽,开始朗诵起弥尔顿的诗:“心灵!一个神奇的地方!心灵能把天堂变成地狱!也能把地狱变成天堂!”

“停!给我停!”莱耶斯抽出佩刀敲敲船头。

绑在船头的男人闭嘴了。“午饭时间到了。”他说,“放我下来,我要吃饭。”

“你以为这是度假么?”莱耶斯说。

“这可是我的船。”一阵风吹来,金发男人晃悠了一下。

“现在是我的了。你要是不肯告诉我,你的手下把瘟疫铁鸦号开去了哪里,你就一直吊着吧,这种日晒和海风,可以把你变成一块漂亮的肉干。”

“要是变成了肉干,你就永远不知道铁鸦号去哪里了。”金发男人说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 “现在可是我占上风!”莱耶斯大怒,伸刀去捅莫里森的鼻子,“你的小命在我手里!”

“我的小命不值钱,但你的铁鸦号可是心头肉。”莫里森被戳得脑袋歪向一边,瓮声瓮气地反驳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来个人!把他解下来!我要砍了他!”莱耶斯说。

“头儿您最好冷静一点。”大副说。

“虽然不怎么中听,但他说的是事实。”罗兰讲。

“你从哪儿冒出来的?”莱耶斯说。

“我想给‘巨屌传奇’增加点新料。”这个靠说下流低俗故事糊口的宝物掮客说。

“滚。”

“魔盒还在你身上对么?”船头传来飘忽的喊声,杰克莫里森一边被风吹得晃悠,一边冲这边喊。

“撇去我的小命不算。我们真的可以做个交易~”风声飘荡,男人也跟着飘荡。“我手上有瘟疫铁鸦号。你手上有圣少女号,还有魔盒。”

“你手上有魔盒,但你不知道怎么打开它,对吧?”莫里森说,“要不然你也不会想办法卖掉它。毕竟它的价值可要比一万金币贵得多!你知道它为什么叫莎乐美的魔盒?不是因为它有七重机关,能随便把人弄死,还因为它有莎乐美向希律王许愿的特性,它本身就是个无价之宝!”

“…………这个海军少将比我这个宝物掮客还了解多了。”罗兰虽然不服气,但也坦率承认。

“那当然!”杰克还在那儿晃荡,“英格兰皇家海军有个部门专门研究斐迪南魔法奇物手册。比你们这些单打独斗的笨蛋海盗可牛多了!”

“头儿我支持你砍了他。”大副突然说。

莱耶斯的脸皱成了一团。

几分钟后,杰克莫里森的两只脚踩上了甲板。“你知道打开魔盒的办法?”莱耶斯把他为数不多的耐心掰成一小块一小块,每次开口都只放出去一点。

“对我知道。”

“讲给我听。”

“不行。”

“……你是不是想喂鱼?”

“不想。”

交涉又进入了死胡同。

说实话,莱耶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人物。不怕死的硬汉他见过很多,那种硬汉会让你感到棘手,但只要动点酷刑,往伤口浇海水,当着他的面一根根切掉他的手指,喂老鼠。其中很大一部分会投降,另一部分则是如愿地死掉。

但杰克莫里森不同。他根本游离在规则外,是一个不仅让你动刑的机会都没有,还会拿着刑具剔牙齿,和吃手指的老鼠聊天的货色。

如果说瘟疫铁鸦号和莱耶斯够得上被编进书里的传奇,那么这个叫杰克莫里森的海军少将也绝对是传说的一部分。他们都身处寻常人没法抵达的奇怪世界,这个奇怪世界与寻常人的世界紧密相连,但又无法逾越。所以人们才编出了那些故事,把这些传奇家伙归于虚构,好让自己的精神不至于失常。唯有那些坚信故事的人,唯有那些家伙中的幸运儿,方能有机会踏入其中。

甲板上的气氛很尴尬。莱耶斯非常非常想把眼前这个金发蓝眼的男人推下船去,尽管那实在有违一个船长的身份。兴许是感知到了对方的杀意,金发男人小心翼翼地走到离船舷稍远的另一边。

“首先,把魔盒拿出来。”莫里森说。

装着魔盒的皮箱拿来了。“斐迪南魔法奇物手册上只说了一部分,那是因为麦哲伦斐迪南自己也不知道。莎乐美的魔盒也是后世的人给它加上去的名字,其实它跟那个跳舞的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。”

“最早它是被腓尼基人发现的,他们用了很多办法,才找到打卡魔盒的思路。嗯,奴隶制。你懂的。”

“后来魔盒落到了马其顿人的手里,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倒是可以打开,不过他对这种东西没兴趣。”

“据说他临死前后悔过,但记录其生涯的书记官把这段给删去了。毕竟他们的王必须是完美的。但他的波斯侍从偷听到了那句话,连同魔盒一起被他偷走。那句话是‘我再也找不到一个能与我一同打开魔盒的人了。’一般认为他指的是赫费斯提翁。“

他打开箱子,从里面拿出了魔盒。

“我大英帝国必将成为海上霸主,所以必须掌握这些神秘的东西。女王成立了特殊部门,专门在文献中研究,而海军也有一个特别的指令,在巡航中发现所有关于魔法奇物的信息,必须如实上报。至于那些商人,如果找到货真价实的珍奇,则会拿到奖金甚至爵位。”

 “啊哈,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实物,不过确实如此啊。”莫里森拿着魔盒翻来覆去,“这是一个机关盒。只要按对了机关,就不会被干掉。”

“而正确的机关也有迹可循,看这表面的纹理,一共是七种——”

“我明白了。”莱耶斯说,伸手去拿盒子。

“你明白了?我还没讲到关键的点呢。”莫里森挡开他的手。

“不要小看我。”黑皮肤男人抓住了盒子。

但金发男人寸步不让。“小看你,不不不我不小看你。亲爱的小加,你是海盗里头最棘手的一个,可能因为你读过书。”

“我不仅读过书,还知道操你妈莫里森怎么念。”海盗头子说,手上暗暗使劲。但对方显然也不愿意放手。两个人保持着最后克制,进行着角力。

“你当真弄明白了?这可是要死人的。”

“我还以为杰克莫里森是个不怕死的硬汉。”莱耶斯冷笑。

“要放弃只有现在。假设我们中间会有一个人逃跑,那个人肯定不是我。”金发男人死死抓着盒子。

“别硬撑了,你的脸已经开始发青了。”黑皮肤男人说。

斗争进行到了白热化。如同叼住同一片肉的两头猛禽,周围的世界在他俩眼中已经不存在了。

“啊哈,既然你觉得这样也可以!”杰克突然按下了盒子表面的一个机关,那机关立马凹陷了下去了,眼看着暗器就要从里头弹出。

“给我出难题,你还嫩了点!”莱耶斯飞快地摁住了机关的另一头,暗器缩了回去。

“那这样如何!”金发男人变本加厉,两只手都摁了上去,盒子表面开始变化,有奇怪的黑烟即将冒出。

“你吓不到我!”莱耶斯以拖盘的姿势擒住盒子的其余部分,手指飞快地点在女人脸周围一圈的滑块上。

黑烟消散了。

“才刚刚开始呢!”

“还有什么招你就使出来!”

两个男人开始冲彼此叫嚣,手法复杂得周围人已经看不清了。

“是不是得有人阻止一下他们?”宝物掮客罗兰不确定地说。

“我还想多活几年。”大副老实交代。

“这玩意不会把船炸了吧?”罗兰还是很担心。

“……反正也是海军的船。”大副说,“你会游泳么?”

“一把好手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

与魔盒的恐怖伎俩博弈的过程,两人似乎都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目的。而似乎是为了要提醒他们似的,莱耶斯针对莫里森摁上的最后一个机关滑块,那块东西彻底凹陷了下去。紧接着魔盒表面的女人脸睁开了眼睛。魔盒以它为中心开始变化,一层一层打开。

莱耶斯看了看莫里森,发现莫里森也正在看他。

两个人同时放手,魔盒掉在了甲板上。

魔盒还在变化,一层,两层,三层。最终停止在了第七层。那女人脸睁着眼睛,张开了嘴。从它的口中吐出了一卷东西。

杰克眼明手快,抓住这卷东西拆开,这卷东西看上去像某种动物的皮。平铺开之后上面赫然是一张海图。

 

杰西抱着桅杆,雨点打在他身上,身后是海军士兵的惨叫声。他只知道死死抱住桅杆,让自己看起来像是这艘船的一部分。然而他知道,这大概骗不过这艘船。瘟疫铁鸦号聪明着呢,不仅聪明还诡计多端。

事情要从杰西被遗忘在了圣少女号的甲板上说起。面对荷枪实弹的英国海军,他只能自报家门,说自己是被虏上铁鸦号的良民。眼前的金发男人想了好一会,杰西都以为他要识破自己的谎言了。然而那位金发男人却露出了笑容,在即将到来的暴风雨面前笑得阳光灿烂。

“这么讲,你至少看到过铁鸦号的样子,上过她的甲板。”他快活地说,“你觉得你的船长会去哪儿?”

“我……不知道?”杰西不确定地说。风开始急,雨点越来越大。甲板摇晃的幅度让人不安,金发男人止住了水手们收帆的势头。

“那家伙一准会向风暴挑战。”金发男人的蓝色眼睛里头有什么东西在燃烧。杰西不确定,可能是好胜心、斗志之类的玩意。

“他就是这样的人。”杰克莫里森走到船头,一脸高兴,“简直蠢得让人忍不住要放他一马。”瘟疫铁鸦号的身影已经小到几乎看不见了。而远处的天边,那是彷如末日般的黑云压境和电闪雷鸣。

“但是我不准备真的放他一马。”杰克莫里森说,“起半帆,我们绕过去。”

杰西觉得这个男人确实是恶魔。谁说恶魔必须长着角,全身都是毛,看起来是山羊的亲戚?恶魔也可以是金发蓝眼,有着好比天使的英俊长相,他的舰船散发着圣洁的光辉,干的却是恐怖勾当。

圣少女号快如闪电,三层甲板上的四十门炮能让她轻易撕碎敌人。在风暴边缘,她以漂亮的身姿戏弄风浪,完美地绕过了风暴中心,在数个小时后抵达了加斯帕港口。彼时,大雨已至。港口里挤满了避风的船只。有些船降下旗帜,遮挡船名,好让人辨认不出身份。但即便如此,杰西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停泊在里头铁鸦号,黑铁色的船像一头怪兽安静地潜伏在港口。杰西还记得在那片大雾中第一次看见铁鸦号的样子,怪兽就是怪兽。即便装作人畜无害的样子,也依然是怪兽。

“我要去酒馆里喝一杯。”杰克莫里森说,“你们其他人有别的事情要干。”

“把铁鸦号给开走。”他说。

大雨成了最好的掩护。杰西跟着一伙海军摸到铁鸦号下面,偷偷挂上绳索,爬上甲板。水手们都去舱室躲雨了,只留下值班的倒霉蛋。他们很轻松地放倒了岗哨,又把舱室里的水手一网打尽。起锚解缆绳,铁青色的船在雨幕中静悄悄地离开了港口。

杰西觉得铁鸦号绝对是一个婊子。

她就这样温顺驯良地被他们开出了码头。一直开到了大海上,风雨逐渐减弱,意味着他们已经远离风暴中心。然而就在这个时候,连同杰西在内的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自己似乎是中了圈套。

一条缆绳在无风的情况下把一位水手打下了船。杰西看到,紧接着船舵自行转动起来,整艘船开始在海面上打转。

其余缆绳仿佛是为了声援船舵一般,自行脱落,整面帆就这样砸了下来,在风力的帮助下揍翻了几个海军。

有人开始叫喊:这船怎么回事!

而杰西则眼明手快地抓住桅杆,避免被风帆给打下船去。

他闭着眼睛,口中念念有词,祈祷船不要发现他。没多久,尖叫声停止了。杰克感觉有人在戳他。他睁开眼睛,发现是一截缆绳在抽打他的屁股。

“你干啥!”年轻的水手跳起来,“我和他们可不是一伙的!”

缆绳如蛇般扭动,一把裹住杰西的腰,把他从桅杆上撕扯下来。“放手!你放手!”杰西在半空中叫喊,也许是人在危机时刻会特别聪明。“我带你去找莱耶斯!”被甩飞的那一瞬间他喊了出来。

缆绳犹豫了一秒钟,突然反过来捉住了已经摔向空中的杰西。年轻的水手大呼小叫,几乎吓尿裤子。

铁鸦号把他安稳地放在甲板上,那些缆绳在他面前舞动,作威胁状。杰西摸摸摔得生疼的肩膀:“知道不,你跟你的主子简直一个德行。”

缆绳换了个姿势,似乎是很同意他说法的样子。

杰西突然意识到,他确确实实是在跟一艘船对话,然而照理说,和什么东西对话至少得面向对方的脸,直视对方的眼睛。但这会儿杰西真不知道铁鸦号的眼睛在那里,他只能看着那些缆绳和风帆。

尽管只是几卷粗麻绳和几大片涂了焦油的帆布,却能让人感受到真真切切的恶毒。

恶毒,工于心计的铁鸦号把杰西推到舵手的位置,缆绳在他屁股上抽打了一下,又给他展示了一具摔死的海军尸体。

这下可好了。杰西心想,也许老老实实死掉才是上策。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待续

评论(15)
热度(104)

© 船长星球 | Powered by LOFTER